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笔趣岛 > 历史 > 在莽新造反的日子 > 第0586章 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一卫的兵马在贾复帮衬下,在兖州鏖战了半个月,终于全歼了数千‘阴兵’。

但一卫兵马剩下了不到八百。

要知道岑彭当初征讨巴郡,面对三万多敌人,正面横扫的情况下,战损也不过在四成左右。

如今一卫兵马,在贾复率领重兵辅助的情况下,只剩了八百,可见战事有多惨烈。

鱼禾再次见到岑彭的时候,是在河南郡郡城的郡大尹衙门。

岑彭躺在一张暖榻上,气若游丝。

在他旁边,躺着张休。

鱼禾仔细查看了一番岑彭和张休的伤势以后,盯着岑彭,沉声道:“怎么会搞成这样?”

鱼禾语气中有些责备。

这厮是彻底被功劳迷了眼了,为了功劳不要命。

鱼禾麾下将校如云,就数他受伤的频率最高,每次还都是重伤。

岑彭勉强提起一口气,道:“那些家伙简直不是人,身上的毒又狠又怪,臣一时不查,被他们的兵刃擦到了,就倒下了……”

鱼禾白了岑彭一眼。

一群以粽子为原型,创造出的东西,他们身上的毒,能不怪?

兴许拿毒物就是死人身上诞生出的东西。

还好樊崇造出的‘阴兵’只是草创的实验品。

若是苏峻创出的成品,那岑彭恐怕交代了。

苏峻创出的成品‘阴兵’,那才是真的毒。

不仅毒,而且吓人。

“又自己亲自去冲杀了?”

鱼禾没好气的道。

岑彭下意识的瞪了一下眼,“臣的命是命,将士们的命也是命啊!”

鱼禾瞪了岑彭一眼。

这个道理谁不懂?

问题是,岑彭折了和将士们折了,能一样吗?

“你得多谢谢张休,若非张休,你这条命恐怕就交代了。”

鱼禾恶语相向。

岑彭仰着脖子道:“臣以后就当张休是亲兄弟了。”

岑彭能活着,那真是多亏张休了。

樊崇弄出来的‘阴兵’身上的毒,医者们根本束手无策。

张休先中了毒,本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思,张休拿自己当实验品,让医者们在他身上尝试了各种解毒的法子。

最后才研制出了解毒的药方。

若非张休舍身当实验品。

岑彭恐怕就凉了。

毕竟,张休只是被擦伤,岑彭可是稳稳的挨了两刀。

岑彭自己说是擦伤,那是他自己的看法。

毕竟,在岑彭这个喜欢冲杀的人眼里,脑袋不掉,那都是擦伤。

“言重了言重了……”

张休躺在一旁,笑着说。

鱼禾瞥向了张休,也恶狠狠的瞪了张休一眼,“死囚的命比你还金贵?!”

张休怏怏的闭上嘴,不敢再说话。

张休再怎么说也是军中一将,拿几个死囚去当实验品,鱼禾绝对不会计较。

可这厮居然拿自己当实验品。

结果‘阴兵’们身上的毒解了,却染上了其他的毒,以至于现在还下不了床。

鱼禾目光在岑彭和张休身上盘桓了一圈,哼哼着道:“你们两个就好好养着吧。打长安城的仗,恐怕没你们的份了。

待到朕封侯拜相的时候,你们顶多就是两个伯。”

张休苦笑了一声,没有言语。

岑彭却急了。

“别啊,陛下。您说过臣距离侯就剩下一步之遥的。”

鱼禾瞪起眼喝道:“像你这么作死,朕就算给你一个公,你也没命享!”

岑彭忙道:“给臣儿孙享也一样!”

鱼禾冷笑道:“没你这一身的功劳,你觉得朕给他们爵位,他们能坐的住?!”

岑彭瞬间说不出话了。

立国之初,得爵者无一不是战功赫赫之辈。

一个没有多少战功的人,站在他们其中,会显得格格不入。

岑彭跟鱼禾麾下其他将校又没太多交情。

无人辐照的话,即便是鱼禾将岑彭的爵位给岑彭的儿孙,岑彭的儿孙也不一定守得住。

毕竟,内卷是传统。

岑彭和杨丘不同。

杨丘为人仗义,虽说跟鱼禾手底下其他将校交流的不多,但也得到了阴崇、吕嵩等人的认可。

杨丘的儿子继承了杨丘的爵位,若是遇到了什么麻烦,阴崇和吕嵩也会辐照一二。

阴崇和吕嵩的官职和爵位不高,可他们的身份却不同。

一个是外戚,一个是鱼禾的近臣,勉强能罩得住杨丘的儿子。

鱼禾将岑彭怼的无言以对以后,叮嘱了医者几句,准备离开。

就听岑彭小声的嘀咕,“那至少……能给个重甲吧?”

鱼禾拿这厮没脾气了。

就当没听见他的话,迈步出了这厮和张休养病的地方。

岑彭和张休倒了,马援和冯异却在高歌猛进。

阴识那边也有斩获。

吴汉更加凶残。

就在三辅之地的人注意力全部集中在河南郡等地的时候,吴汉已经率领着人悄无声息的出了秦岭,藏在了咸阳和长安城交汇处的山里。

马援、冯异瞬间就郁闷了。

他们一旦兵临函谷关和潼关,只要王匡和樊崇抽调长安城内外的兵马,吴汉立马能趁着长安城空虚,杀进长安城去,夺取占领长安城的首功。

马援和冯异不得不承认,他们小逊了吴汉。

平日里看着吴汉不声不响的,一出手就拽住了所有人心脏。

马援和冯异郁闷归郁闷,但并没有什么怨言。

因为此次征讨三辅,是三路大军配合作战。

任何一路大军得功,那都有全军的功劳。

吴汉在咸阳和长安城交汇处埋伏一手,不仅可以趁虚而入,必要的时候也能牵制王匡和樊崇的一部分兵力,给他们攻打潼关和函谷关创造机会。

所以吴汉埋伏的这一手很关键。

几乎可以说,决定了此次征讨三辅的胜败。

在此之前,冯异和马援都不敢百分百断言能拿下三辅。

但在此之后,冯异和马援都觉得三辅已经成了囊中之物。

“前提是刘伯升、公孙述、刘歆等人不插手啊。他们若是插手,恐怕又有变数。”

汉函谷关前的周军大营。

鱼禾裹着裘皮,听完了冯异、马援对此次征讨三辅之地的分析以后,感叹着说。

冯异沉吟着道:“公孙述和刘歆如今尚在稳固凉州,恐怕没办法插手三辅的战事,倒是刘秀和刘伯升有可能会出手。”

公孙述和刘歆也是够悲催的。

他们耗费了巨大的代价,征平了三辅,杀进了长安城,结果没捞到多少好处,就被人打的灰溜溜逃走了。

逃回了凉州,还没缓过劲。

西域的匈奴人就气势汹汹的杀进了凉州,抢钱、抢粮、抢人。

公孙述和刘歆没有足够的兵马抵御匈奴人,使得凉州被匈奴人折腾得不轻。

如今凉州诸郡中,有三郡被匈奴人折腾的残破不堪。

公孙述和刘歆如今正忙着恢复这三郡的。

相比起来,刘伯升和刘秀就过的十分滋润。

刘伯升借着并州的豪强登上的帝位以后,尝到了甜头,开起了后宫。

并州、冀州,甚至远一点的幽州。

只要有豪强跟他流露出一点暧昧的意思,他立马就派人去人家家里,求娶人家的姑娘。

在威逼利诱等多种手段驱使下,并州有不少豪强将姑娘嫁给了刘伯升。

刘伯升借着一帮豪强老丈人的援手,一边拉拢,一边递刀子,短短数月便将并州收入了囊中。

刘稷、刘秀等人跟着他,也娶了不少冀州、幽州等地豪门千金。

刘秀的夫人(正房)是一个姓田的巨豪千金。

田氏嫁女的时候,陪了足足能打造一万套甲胄的铁料,以及上千匠人。

粮食、钱财更是不计其数。

刘秀借此打造出了一支独属于自己的兵马。

刘秀这也算是开挂了。

可惜,他命中注定的两个女人,皆跟他无缘。

阴丽华成了鱼禾的正宫娘娘,郭圣通也在加入鱼禾后宫的路上。

跟历史上的不同。

刘玄登基的时候,没有占到一点儿大势。

他虽然分封了不少刘氏宗亲,可郭圣通的舅舅刘扬,并没有被封为真定王,手上也没有十万大军。

刘扬在五校、铜马乱冀州的时候,虽然积攒了一些兵马,但勉强只能自保。

五校和铜马被平定以后,刘扬蛰伏了一阵。

五校、铜马兵败以后,刘扬重新站出来积攒兵马。

可没等他弄出一些名堂,鱼丰就领着张休和贾复开始制霸冀州了。

刘扬迫于形势,投了鱼丰。

鱼丰收缴了他的兵马,将他任命为广平郡太守。

刘扬如今已经成了鱼禾治下一员。

阴识多次找鱼禾提及采女之事,鱼禾避而不谈。

阴识不再关注此事。

但阴丽华不能不管。

在鱼娘多番暗示下,阴丽华找冯英等人商议了一番,最终决定先采一批宫中的女官和宫女,充实后宫。

至于这些女官和宫女以后会不会成为嫔妃,那就看鱼禾以后会不会心血来潮,宠幸她们了。

只是采纳女官和宫***丽华这个后宫之主倒也能作主,无需请示鱼禾。

所以阴丽华果断下令,召各地适龄女子入宫。

各地官员一听这,纷纷觉得鱼禾这是打着采纳宫女和女官的名义在选妃。

毕竟,鱼禾宫里如今就一个阴丽华,根本不符合他皇帝的身份。

采女是必然的。

所以纷纷将家中适龄女子送往了金陵城。

刘扬觉得自己外甥女长得还不赖,学问也好,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所以果断将外甥女送往了金陵城。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