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笔趣岛 > 仙侠玄幻 > 策妖之三界风暴 > 第八百三十九章 天分三极

策妖之三界风暴 第八百三十九章 天分三极

作者:半塘咖啡 分类:仙侠玄幻 更新时间:2021-10-26 21:49:28 来源:笔趣阁info

瞧得莫太白那双死鱼眼,嬴治都不知道这家伙到底是不是认真的。

他皱眉问道:“因何事问剑?”

“因讨一口饭,暂住一晚而问剑。”

嬴治:……

嬴治轻咳一声,“你再说一遍?”

莫太白认真道:“因讨一口饭,暂住一晚而问剑。”

“那便无需问剑了。”嬴治嗤笑一声,“蓝碑正在宴请几位贵客,你来的是些时候,酒席未散,直接登山便是,算我蓝碑宴请你燃剑莫太白。”

“大丈夫不受嗟来之食。”

都已经转过身去的嬴治挑了挑眉头,想了想,右手缓缓抬起……

有剑来,自那中天之柱而来。

一柄极长之剑。

他笑道:“宴会恰却助兴,既然你问剑与我,那便为你那句‘大丈夫不受嗟来之食’而应下了!”

话罢,众弟子皆是退去。

嬴治和莫太白对视一眼,一个星目如龙,王霸之气侧漏;一个死气沉沉,一切皆平淡如水。

两人同时迸射朝天而去,一柄极长剑,一柄极重剑,顷刻相撞与上方之上,劲风震下,擦除那长剑火花。

不远处山林尖上的老叫花子原本抠着鼻屎百无聊赖的模样,也在这一刻,突然拍手叫好。

“这下可有热闹看喽~”

“你倒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帝晨儿翻白眼给他,“你有没有想过,若是嬴治输了,那蓝碑剑门最近才获得的那些名誉可就会被莫太白斩断,影响的可是蓝碑的气势;

若是莫太白输了,蓝碑的名誉气势自然成倍攀升,但莫太白作为天剑仙宗的前任十一剑仙中的一个,今日败北与此,蓝碑必定会遭到天剑仙宗的视线。两者本来就有些怨仇,这样再一闹,天剑仙宗再来压这势头,就凭如今的蓝碑剑门,可挡不住。”

齐邡铧咂咂嘴,“你小子看热闹就看热闹,这是人家的事儿,与你何干?你小子呀,就是想得太多,考虑的太多,是不是就没听说过一句话叫做: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帝晨儿无奈摇了摇头,“老叫花子,我还知道一句话,叫做:看热闹不嫌事大。”

“瞻前顾后非大丈夫所为。”齐邡铧再述己见,“你呀,也不嫌累的慌。”

“可能……习惯了?”帝晨儿看他一眼。

齐邡铧撇撇嘴,眼睛依旧看着那处问剑,摆手道:“看热闹,看热闹,懒得和你打这痒痒嘴。”

“嘿,我还懒得和你打呢!”

另一边,上方之上,嬴治手挥极长之间,有那长城墙巨大如龙一般,绵延万里,挡下燃剑莫太白的一记燃剑。

天上火色与墨色交织相叠,震震剑鸣不绝于耳。

嬴治立于剑意长城之上,笑问道:“燃剑莫太白,莫不是只有这种斤两?”

莫太白没有说话,只是一手拎剑,一手正在画着雷霆符箓,继而渡在长剑之上。

嬴治大笑道:“莫不是燃剑莫太白,今日要做那电剑莫太白了?”

“出剑吧。”

“好!”嬴治唇角微扬,长剑扬天而至,一股滂湃剑意陡然自其剑上冲天而起,一柄硕大长剑骤然成型。

“天下无贼!”

那极长之剑凌然挥动,长剑坠落而下。

“燃!”

莫太白低沉一语,那极重之间上渡有符箓渡之雷霆,但也在挥出之时,有着一股火焰仙气突然渡在其上,凌然挥出一道雷霆火焰交错的剑气!

一招天下无贼,与那燃剑剑气相撞一处。

云层卷动,似有被平分之向。

突然两声龙吟自嬴治双臂攀飞而出,一龙落于那剑意长城之上,一龙似遨游九州般,载着嬴治穿云而过,又急速潜坠而下!

见此状,燃剑莫太白微微睁开双目,陡然骤然有火焰仙气瞬间爆发,一股炙热将其周身的空间烧的有些扭曲起来。

“宵小尽散!”

“燃!”

砰——

一道火色冲天而去,一条墨龙坠天而下,两者相撞在那半空之中,震起层层涟漪。

再见时,嬴治与那莫太白不分伯仲,长剑对长剑,一股冲天气势从二者对剑之中陡然爆发。

天上云层尽分为二,留有一线无云地!

“不愧是曾经的天剑仙宗剑仙。”

“你也很强。”

两人对视一眼,骤然间挥剑,一道道剑光迅捷挥落,剑气震落而下,必将再为上方山带来一次不小的毁灭性打击。

好在有着眉心痣孟锈誉见状升空,一声凤鸟嘹亮,一股剑意倾泻而出,所有剑光皆不曾坠下,久久开始消散于半空之中。

再看时,天分三极。

嬴治,莫太白,孟锈誉,各占了一极。

天上是打的难解难分,一时难分胜负。

山林尖上看戏的齐邡铧指着那孟锈誉问道:“你和那小子可熟?”

“算是,怎么了?”帝晨儿疑惑问道。

齐邡铧道:“也没什么,只是觉得那小子也很不错,那剑又是顿丘孟家的剑凤囚凰,故此多嘴问你一问。”

“你也知道他家的剑?”

“自是知道。”齐邡铧瞥他一眼,“你这妖王总是将那阅历挂在嘴边,殊不知在我面前着实有些大巫见小巫。先前你在那名头上高我一筹,这次可就输我一阵。若不是顿丘孟家不愿沾惹世俗,踏入江湖,恐这天下第几里,也定有那孟修德一席之地,还有那武家的天行箓,这可都是响当当的大人物,当然,可没老叫花子的名头儿响。”

帝晨儿嘁了一声,“你又不曾和人家比过,你怎知道人家不比你强了?”

“嘿嘿,正是因为没有比过,我才说我比他们强的,这个道理呀,你小子不懂。”齐邡铧哈哈大笑几声,旋即又叹了口气,“可惜呀,真可惜,虽有不错剑骨,但是这剑凤囚凰在他手中,至了此般境界,也算是到了头儿啊,若想再高一手,恐是无望喽,可惜,当真可惜。”

“若是那孟家的孟修德同你真的比上一比,孰强孰弱?”

齐邡铧想了想,“若是只比剑,老叫花子甘拜下风,可若是比那整体实力,老叫花子可有长江大浪上的一剑,自是不虚他。只是若真的要分个输赢,这没必过,还真就难说,不过老叫花子可比他们有胆量,敢在这偌大江湖上闯荡一番,这就是老叫花子嬴了他们。”

“那天行箓呢?有那么厉害?”

齐邡铧点点头,“这天行箓诡谲异常,符箓之力甚是了得,不过可惜了,早已消失在江湖数年,又缝那顿丘妖仙一战,恐怕再无望重出江湖,占上一席之地了。”

闻言,帝晨儿哈哈大笑起来,老叫花子诧异的看向他,后者撇撇嘴,指向那武邴恬。

“我的阅历和你是大巫见小巫?我看还是我更胜你一筹。瞧见那武师弟了吗?天行箓,可就是他们家的。”

“呦,此话当真?”

“自是当真!”

齐邡铧闻言露出惊讶表情,许久后,他自顾自的笑道:“天行箓当真是奇门符箓第一,只是不知道在那小娃娃的手里,是否能够再出江湖,但愿别让这后来江湖上,少了一份乐趣才是。”

上方之上,剑拼一处,震开两道身影,拉出甚远一段距离。

嬴治开怀爽朗大笑,“莫太白,今日你问剑于我,当真是快哉!”

“亦是。”

“但难分伯仲,不如各退一步,就此作罢。”嬴治收起手中剑,负在身后,笑道:“今日嬴治斗胆为蓝碑剑门做一次主,宴请你燃剑莫太白,登我蓝碑门!”

问剑一时难分胜负,但既然莫太白问剑的理由只是为了吃上一口饭,睡上一觉,但又不受嗟来之食,那这亦不能在此耽搁。

毕竟山上的宴席还未曾结束,一直这么拖下去,蓝碑又怎能在世人面前圆了这待客之道。

以请的姿态请莫太白入席,自是给了他莫大的礼仪,更是给了一个天大的台阶。

虽然蓝碑不如天剑仙宗,但好歹如今也是一不小的宗门。

莫太白稍有犹豫,将手中剑归鞘,躬身拱手,以下位者自居,“多谢。”

礼尚往来,你给天大台阶,我便还你一天大之礼。

对此,嬴治笑的更是开怀,旋即做出那请的姿势。

莫太白不妄自尊大,还之已礼,随后两人落得山脚下。

孟锈誉也在此时落地。

莫太白牵着玉小环,在蓝碑弟子的宴请下,缓缓走向那上方山巅。

山林尖上,老叫花子齐邡铧抠着鼻屎,有些嘚瑟,“小子,我可记得你方才有和我论过那输赢之后会招来怎么不好的后果,但是你算不算那份心思全都浪费了?”

帝晨儿翻了白眼,“虽无那般结局,但想得多,自然不算浪费,只是少想一处,也无对错。”

“嘚嘚嘚,你愿意这般累着活,那就这般累着活,权当老叫花子不曾开导过你。”

“哈?你他娘的这叫做开导?老叫花子,你少往自己脸上抹金,我若承认是这般,你指不定的会讥嘲老子到猴年马月呢。”

“哈哈哈哈……这他娘的都被你发现了?”老叫花子齐邡铧轻轻挥袖,乘风登山而去,“小子,速速跟来,咱们比试一番,看谁先登至那山顶。”

“臭不要脸的,你先行一步耍赖,给老子等着!”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